驾考作弊“黑胶带”泄露天机 有专人安排传输答案

时间:2018-01-03 11:14:59  来源:检察日报  参与互动(0)

  驾考作弊,“黑胶带”泄露天机

  卢金增 高志岩 路红梅

  通过驾驶理论考试是取得驾驶证的必经环节,而有的人唯恐考试通不过,动了考试作弊的“歪脑筋”。在山东省招远市,战丽梦与吴广超、杨建东等人屡次组织考生在机动车驾驶证考试中作弊,最终因一条随手扔掉的“黑胶带”而彻底暴露。近日,经招远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判处战丽梦、吴广超、杨建东三人一年至八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分别处以罚金;对孟子敏单处罚金。

  萌生“发财梦”

  2016年初秋,年过五旬的山东蓬莱农民吴广超一直觉得诸事不顺:家里大哥死得早,母亲查出得了肺癌,自己的婚事一直没有着落……来自黑龙江庆安的青年孟子敏,这些年一直在与蓬莱毗邻的龙口做生意,跟吴广超算有多年老交情了,去年刚娶了个云南媳妇。看到吴广超天天愁眉苦脸,孟子敏便邀请他一起去云南散散心,顺便也帮他“讨个”云南媳妇。

  这次云南之行,吴广超认识了孟子敏的媳妇战丽梦。在一次聊天中,吴广超不经意间向战丽梦提到,自己正为驾驶证科目四的理论考试犯愁,说岁数大了记忆力也差,一直担心过不了。战丽梦随即表示,她能买到作弊设备,也懂操作技术,并且曾在驾校教过驾考理论知识,有一定的理论基础,可以帮他考试作弊。但是由于云南这边的驾驶证理论考试都有屏蔽器,没办法使用作弊设备,一直没有实际操作过。战丽梦同时也提出,让吴广超帮忙看看山东烟台那边是否可以使用作弊设备,并表示今后可以组织学员通过考试作弊赚钱。

  既能解决自己犯愁的驾驶证理论考试,又提供了一条发财的捷径,吴广超觉得这种两全其美的事,何乐而不为?回家后,他便联系了在龙口市某驾校当教练的亲戚杨建东,向他说明此事,杨建东表示可以试试,并承诺若作弊成功,学员数量不是问题。

  2016年底,战丽梦与孟子敏在云南协议离婚。随后,吴广超联系战丽梦来到龙口张罗作弊的事,战丽梦便与孟子敏一起回了龙口市。

  “牛刀小试”尝甜头

  战丽梦来到龙口后不久,吴广超便安排她与杨建东见了面。三人经商议,决定由战丽梦负责安装作弊设备并传输答案,杨建东负责联系驾校学生,并约好每通过一名学员收取1000元费用,战丽梦、杨建东、吴广超按3:1:1分成。因担心作弊时人手不够,战丽梦又找到前夫孟子敏,提出希望他过来帮忙,负责给考试学员穿戴作弊设备。孟子敏碍于情面,答应了战丽梦。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战丽梦等人不久就将作弊计划付诸实践。2016年12月5日,烟台市蓬莱车管所即将举行机动车驾驶证科目一考试。一大早,战丽梦等人就提前将微型摄像头、发射器、无线耳麦等作弊工具安装到两位考试学员身上,并将内有操作作弊设备的车停在考场附近。两名学员进入考场后,先通过微型摄像头将题目传给考场外的战丽梦,战丽梦答完题后,通过无线耳麦将答案传输给学员。这次考试中,一名学员通过考试并如约支付了1000元,战丽梦等人尝到了作弊的甜头。

  “黑胶带”泄露天机

  刘某是杨建东所在驾校的学员。就在他准备驾驶证科目四考试时,教练杨建东告诉他,每人交1000元理论考试可以包过。为了省时省力,刘某觉得只要能通过考试,花1000元也值了,但考试当天发生的事却出乎他所料。

  2016年12月14日,刘某在战丽梦等人的引导下,来到招远市车管所参加机动车驾驶证科目四考试,跟他一起参加考试的还有吴广超。两人穿戴好作弊设备进入考场后,刘某发现无论怎么调整,接收消息的耳机一直都没有声音,没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自己答完所有题目,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而另一个考场的吴广超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考试结束后,吴广超急着回去照顾生病住院的母亲,便和孟子敏一起离开了考场。

  刘某离开考场后,径直来到操作作弊工具的车内,想问问究竟怎么回事。战丽梦一边向他解释,一边帮他把身上用黑胶带捆绑的作弊设备卸下,随手就将废弃的黑胶带从车窗扔出。没想到的是,两名监考人员突然出现在车旁,战丽梦见状撒腿就跑,但为时已晚。

  其实,刘某在考试中的可疑形迹早被监考人员马某看在眼里,“他身体总在小幅度左右转动,感觉像在校准什么目标”,马某说。考试结束后,马某便一直跟随刘某,发现他进入一辆白色轿车内,后车内又有人扔出一圈黑色胶带,马某就更加确信这其中必有蹊跷。果然,他和另一位监考人员上前查看时,发现了惊慌逃跑的战丽梦及车内的作弊设备,马某随即报警。随后,杨建东、孟子敏、吴广超陆续到案。

  “我当时不知道犯法,觉得和孟子敏关系不错,就想帮他老婆介绍资源,他老婆说考试每通过一个人,给我介绍费200元,没想到犯了法,希望法庭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吴广超在庭审时说。


参与互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