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聊|李健:光环不属于我,属于李响和“李响们”
发布时间:2023-02-08  文章来源:中新网 点击:991

  中新网北京2月8日电(刘越)“《狂飙》庆功宴”“如果《狂飙》改名”“《狂飙》删减片段”……开年爆款剧《狂飙》日前虽已收官,戏里戏外仍旧热度不减。张译、张颂文、高叶等演员迎来极大关注度,剧中“李响”的扮演者李健也由此走进大众视野。

  “李响”这个角色有多受欢迎?单单在微博,#李响下线#的词条就有高达1.8亿的阅读量。《狂飙》大结局的那晚,高启强伏法认罪,光明最终战胜邪恶之际,社交媒体被同一句话刷了屏:响哥,京海的天亮了。

  寥寥数语,寄托了万分意难平。一个自我献祭式的“白月光”人物最容易得到观众的移情,稍加营业便可名利双收。而锣鼓喧天之下,这位演员却冲镜头笑得爽朗,他说:“光环是给角色的,不是给演员的。最终光环会落在为扫黑事业牺牲的那些公安干警的墓碑上。”

  “我只是一个传递者。”

  一个迷途的刑警

  “李响的牺牲是死得其所”

  见到李健的那天,北京天气很好。

  他本人看起来比屏幕中要年轻一些,皮衣锃亮,发型清爽,板正颀长的身形叠在椅子里,一边给照片签名一边和身旁的工作人员聊天,偶尔开个玩笑。余光扫到一旁布置拍摄场地的我们时,他微微颔首,表情随和——一如《狂飙》中那位拿着公文包、喝着养生茶的支队长“李响”。

  李响的前半生顺理成章:生于莽村,母亲早逝,父亲不顾家,没背景、没人脉,没伞的孩子只能努力奔跑。他很争气,从地方派出所被调到市局,成了一名年轻有为的刑警。被领导赏识,受同事爱戴,甚至流氓地痞都会又敬又怕地喊他一声“响哥”。

《狂飙》剧照。受访者提供

  “李响出生在市井家庭,他不是那种板板正正的警察形象,不端着。面对唐小龙唐小虎的时候,他会选择透露一点安欣的身世去震慑他们。”在李健看来,李响的成长环境注定他在处理事情的时候会更加圆融,而如何将“市井气”融入角色中,塑造一个真实又不失正气的刑警形象,对演员来说是一大难点。

  “我以往演的军人形象偏多,但是警察跟军人完全不一样。为了饰演李响,我看了很多关于刑警的书,大概有六七本。”通过前期扎实的案头工作,李健勾勒出了“李响们”的人物底色:“刑警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脱掉警服后,他要有一点点痞气,人物才比较丰满、真实。做侦察任务的时候,你会觉得他比百姓还百姓,因为要融入到那种市井气息里头,才能得到线索。”

  人性的染缸里浮浮沉沉,哪有什么白纸一张。从前的李响知世故而不世故,但从目睹师父的死之后,他的人生便急转直下——从隐瞒师父是内鬼的真相,到假意投诚“大老虎”,最终在多方博弈中坠楼身亡,英勇牺牲。

《狂飙》剧照。受访者提供

  一封留给安欣的信,60张不敢动的卡,一分没碰的十八万一千元——这就是他31年的短暂人生。和意难平的观众不同,李健却认为,李响的牺牲死得其所,也是他早已注定的命运,“从隐藏师父的秘密开始,他就走向了一条很危险的路,他已经知道死亡随时伴随自己。面对强大的黑暗力量,他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去宣扬正义,这个结果是必然的。”

  李健甚至认为,这个角色的死去很有意义,“李响在这个节点下线,突出了扫黑的困难和危险,突出了警察为了扫黑事业做出的牺牲,也改变了安欣后面对于扫黑的工作方式。一个好的角色不在于戏份多少,而在于它存在的意义、作用,它是否有闪光点。”

  李响忠于“理想”,盖棺定论,任凭后人评说。观众对这个角色有着不同的解读、分析甚至审判。作为饰演者,李健给他的判词则透着痛心和惋惜:“李响是一个对自己的职业充满规划,充满热忱,奔着理想前进的年轻人。他碰到了很多诱惑和选择,但是他守住了底线,最终奔向正义与光明。”

《狂飙》剧照。受访者提供

  同时,李健斩钉截铁地认为,李响从来不算是一个“灰色人物”:“他是一个真实的人物。李响这个角色,抛弃了以往正面形象的那种高大全,他有人性的弱点,在面对诱惑的时候犹豫过也挣扎过,但是最终选择了正确的方向。”

  这股坚定的语气,在他回答记者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时也曾出现过。

  “所以在师父墓前,一面代表自首,一面代表蛰伏的硬币,到底落到了哪一面?”

  “初心的那一面。”

  过命战友情

  “张译老师帮了我很多”

  “朋友交心,战友过命。”——在《狂飙》中,李响如是说。

  关于李响和安欣,观众写下的精妙比喻,让李健印象深刻:“有人说安欣像刀刃,李响像刀鞘,他时刻保护着刀刃,但是又承受着外界的压力,我觉得很贴切。”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在李响牺牲后,安欣接连遭受重大打击,一夜白头。曾经有网友在微博向李健提问,“如果李响看到安欣当交警以及后来满头白发,会想对安欣说什么呢?”

  李健的回复上了热搜:焗个头发吧,战友。

微博截图

  霎时间,大家不是在“哈哈哈”,就是在调侃他是“搞笑男” ,李健对此哭笑不得。他表示,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玩笑,而是对战友的真挚寄语。

  “后面是一个流泪的表情,大家可能没注意,光看词了。不是说单纯的让你去焗个头发,改变一下形象,是说扫黑工作是阶段性的,战斗还将继续,你要照顾好自己的生活,要在意自己的身体。”

  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但当观众钟情于对一个角色进行二次创作和解读时,恰恰证明了这个角色本身塑造之成功。都说戏从对手来,和张译的互飙演技或许是“李响”出彩的原因之一。

《狂飙》视频截图

  “他真不愧是影帝,他对于工作的认真态度是超出我想象的。”李响坦言,这次和张译的合作让他学到了很多东西,“有些问题在其他剧组没人会告诉你,但是张译老师会指出你身上的一些问题,帮助你去调整,让我收获特别大。”

  李健举例:“有一场戏是李响对安欣袒露心声。面对安欣的质问,我举起加油卡说,‘这是加油卡,是我要接近他(赵立冬)的证据’,张译老师现场‘啪’把加油卡打掉了。”

《狂飙》视频截图

  “我就顺着他的动势,赶紧跪到地上去捡这些加油卡,这是一个神来之笔。这一瞬间就更显得李响的无助,尊严的破碎,为了坚持自己的初心,他宁愿牺牲尊严和前程。这是即兴创作出来的,也是现场碰撞出来的。”

  “包括后面安欣说‘你去自首,我可以帮你’,那一瞬间的反应也是我现场感受到的:我不能把你拉下水,我要保护你,我要用我自己去给你趟一条血路。”能严丝合缝地接住即兴表演,靠的是演员强大的角色逻辑和入戏能力,“人物的心理变化层次是提前想好的,到了现场以后,经过这样的碰撞又丰富、细化了。”

  人间清醒

  “光环不属于我,我只是传递者”

  在将近一小时的采访中,李健展露了他真诚、爽朗、直率的一面。他反反复复感谢了一个人——《狂飙》的导演徐纪周。最初接到角色的李健压力山大:“徐纪周导演一直在给我建立自信,他说这个角色是给你写的,你怎么演都对。”

  和剧中人设类似,李健身上有股子北方爷们特有的幽默劲儿——剧播期间,他充当了一波反向剧透小能手:“好多朋友给我打电话发信息,问李响是什么时候黑化的,他怎么黑化了?”

  李健坏笑:“我就给他们回,我说李响最后立功了,还当局长了,他说‘那我就放心了,我一直担心他黑化呢!’”

《狂飙》剧照。受访者提供

  不仅如此,提到剧中的“高启强”张颂文时,李健云淡风轻地丢下一颗重磅炸弹:二十年前,“高启强”曾经给“李响”上过课。

  “颂文老师是给我带过课、排过练的老师。那会是2002年,他高我们两届。我们北京电影学院有个规矩,就是师弟要汇报演出的时候,师哥会来帮你排练。”李健回忆,张颂文前前后后在他们班呆了大半年的时间,“那时候都特爱听他上课,他上课有个特点,就爱给大家讲故事,一讲就讲半天。我们都坐那不用动,特别高兴,就听他讲故事。”

  “这次是我们相隔了十几二十年以后才又见面。”李健开了个小玩笑:“我觉得他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很亲切,可能是比以前‘丰满’了一点。”

  别看现在李健打趣张颂文打趣得起劲儿,他前段时间也遭到过广大网友的调侃。在某场直播中,只穿了运动短裤的他营造出了“下衣失踪”的时尚效果,#李健的裤子好短#词条1.5亿的阅读量简直是活脱脱的公开处刑。

直播截图

  “说实话,要不是《狂飙》,我绝对不会去直播的。第一次抖音直播的时候,我说‘大家拜拜,再见’,结果把关闭点成了暂停。”2G冲浪选手李健对自己每一次的“社死经历”都记忆犹新:“其实第一次直播穿的也是运动短裤,因为有桌子挡着,所以也暴露不了什么。第二次直播时我在卧室里找了一个小桌子,然后把iPad支在上头。”

  “他们说iPad直播,你看到的画面和播出来是不一样的。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所以就闹了这么大的乌龙,特别不好意思,也很尴尬,好在观众还都能理解。”

  直率爽朗的性格加上正气十足的一张脸,李健光速成为新晋“三月男友”。面对剧迷们在微博下带着揶揄的集体“叫老公”行为,他认真回应:“我觉得这是现在观众对于演员的一种肯定和喜爱,我把它当作一种网络词汇。”

  “这种光环是给角色的,不是给演员的。随着这股热度的褪去,观众也会慢慢地冷静下来。最终光环会落在为扫黑事业牺牲的那些公安干警的墓碑上,这份荣誉是给他们的,这份喜爱也是给他们的,我只是一个传递者。”

《狂飙》剧照。受访者提供

  李健坦言,希望借由《狂飙》的关注度来扩大知名度,从而突破瓶颈,踏上都市剧、偶像剧、反面人物等新领域;同时,对于走红这件事,他又分外清醒,“感谢大家的喜爱,这种幸运不是随时都降临的,这种热度也不是每个角色都有的。保持初心,随时提醒自己,你的职业是什么,你的理想是什么。”

  “作为演员来讲,多塑造一些像‘李响’这样成功的、被观众认可的人物,就是我的追求。”(完)

【编辑: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