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岗成招聘“新动作” 带岗主播让工作“触屏可及”
发布时间:2023-03-27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点击:337
  过去一个月,多家媒体纷纷邀请吉浪浪接受采访,让吉浪浪备受关注的,是他的职业——带岗主播。
  
  在媒体的报道中,吉浪浪从底层打工仔到百万粉丝网红,在工厂跳尬舞无人能比。他从蓝领工人转行直播带岗,一场直播招聘近百人,一不小心站在了招聘新模式的风口浪尖。
  
  而吉浪浪身后,是一整个新兴的行业。过去一周,记者多次打开抖音或者快手搜索带岗主播,无论是在标准的八小时工作时间内,还是在流量巨大的午休、晚间,都能看到正在直播推荐、介绍以蓝领工作机会为主的带岗主播的身影。
  
  吉浪浪告诉记者,这是一个极具前景的新兴职业,他能感受到身边2/3的劳务公司都在做直播带岗的转型。
  
  在这个求职困难、用工困难“两难”同时存在并备受关注的当下,以吉浪浪为代表的带岗主播,承载着无数求职者美好的期望,帮助他们解开困局。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采访了3位带岗主播,他们中,有的已经名声大噪,接受众多媒体采访,开起了自己的劳务公司,而有的只为给自己的公司招招工、打响名气。
  
  在他们各异的故事中,一个新兴职业的版图逐渐拼补完整。
  
  1
  
  发展
  
  从要被屏蔽的“违禁词” 到被鼓励支持
  
  吉浪浪告诉记者,他是最早开始做带岗主播的一批人,其带岗直播最早尝试可以追溯到2019年。而这一时间远比2022年年中引起关注的头部主播辛巴“直播带岗”早得多。
  
  而在吉浪浪最初做直播带岗的时候,岗位的薪资等内容都是平台审核的敏感信息,想要推荐岗位需要跳过违禁词、屏蔽词,比如薪资等信息只能让有意向的求职者“私信”来问,不能直接在直播间播出。
  
  在甘肃某劳务公司工作的带岗主播李好也经历过同样的波折。李好,33岁,甘肃本地人,线下招工做了3、4年后,这两年开始通过直播带岗的方式为各地工厂招人,刚开始带岗的时候也会遇到发了作品后“一不注意就被封号了”的情况。
  
  一切的转变发生在2021年底。
  
  “2021年年底快手官方平台拉了一个群,加上快手官方的人有13个人左右,我是其中一个,群里的意思就是把三证齐全的资质填好,可以放心大胆地尝试(带岗)。因为我们做的时间比较长比较正规,所以让我们先去试一下,平台这边可以推荐流量。”吉浪浪对记者回忆道,那个时候他在平台上的粉丝大概是140-150万。
  
  如今,带岗主播已然是备受认可的、帮助大家解决用工难、求职难问题的新兴职业。在《工人日报》等媒体的报道中,直播带岗、云招聘成为开年的流行动作。3月24日,扬州发布则发布了扬州市人社局副局长李宏平走进直播间直播带岗的消息,活动当天近2个小时的直播,吸引了7万多人次的在线观看。
  
  与吉浪浪、李好的曲折经历不同,更多的带岗主播都是在直播带岗模式备受认可和关注之后加入进来的。
  
  刘革山就是带岗主播兴起、扩大的代表。刘革山刚开始直播带岗一两周,他为自己在深圳龙岗的店招楼房销售。
  
  “(招)地产销售,新房、二手房销售……我是人事也是销售。目前快手上面的只有一个人来过,没做多久,可能也觉得不太适合。现在收到的简历就几份,量不是很大。”
  
  尽管如此,刘革山还是会每周直播3-4次招工。“一周可能有个3次到4次这样子,一般会晚上播,晚上7、8点不等,因为这时候别人可能刚下班,才有时间看直播。一场下来大约两三百、三四百观看量。高的时候有一千多,但平均同时在线的人数可能就10个人,高的时候20个人。”
  
  刘革山说能招到1、2个能做下来(工作)的人,直播效果就达到了,便不会再直播带岗。“能进厂的安排进厂,实在年纪大的可以去蔬菜大棚、地里干活”
  
  2
  
  成就
  
  带岗主播们为不同的求职者介绍合适工作
  
  李好告诉记者,从今年正月开始,正月初六走(去工作岗位)的一批人是最多的。
  
  李好告诉记者,她主要是帮一些农村人、边远山区里年龄大一些的、找不着工作的、没活干的人介绍一份工作。
  
  “可以进厂的就安排他们进工厂,比如一些包装厂、食品厂、玩具厂、高档礼品盒厂、电子厂。如果年龄稍微大一些,进不了厂的,可以给他安排一些蔬菜大棚里、地里干的活,包括摘西红柿、摘辣椒、种土豆、铲菠菜这一系列的工作。”李好这样说。
  
  李好对不同求职者适合的不同岗位摸索出了一些规律。
  
  “他们的年龄不同,去的地方也不同,进的工厂、适合的地区都是不一样的,比如年龄在40岁适合去广州,30岁的适合去上海。年龄稍微大一些的,只要身体健康,没有心脏病、高血压这一系列病的人,我们可以在本地给他们联系一些在工地上打扫卫生的活。”李好说道。
  
  此外,李好还总结了一些工作内容,比如农活、摘苹果、酒店服务员、保洁、保安、工地看大门的工作。“根据他们的年龄和要求可以给他们介绍,让他们满意与适合的工作岗位。”
  
  吉浪浪则在另一个视角解答了求职者如何与岗位匹配的问题,答案是真实透明。吉浪浪告诉记者,只有透明、真实的薪资、工作内容与环境,才能让来尝试工作的求职者不后悔,真正在这里做下去,实现真正的就业,而不是短暂的、虚假的匹配。“我的直播是按照实际情况去介绍企业吃住、工资待遇、扣款项目等一些细节的东西。”吉浪浪介绍说。
  
  吉浪浪告诉记者,有些直播没有把岗位说得很明白、很透,甚至存在一些夸大宣传,公布扣款前的工资,但不讲扣款会扣掉多少,比如明知道到手是5500元,非要只介绍税前、扣款前6000-7000元的工资。
  
  吉浪浪在自己成立劳务公司之后对自己实际提供成功的岗位数量有了更清晰的把握。“早期的时候我对整个流程一点都不懂,只负责去讲企业。2021年的双十二,我的(劳务公司)开业了”。
  
  据江苏新闻,今年开工以来,吉浪浪已经帮近500人找到了工作。他算了一下,今年应该能帮一万多人找到合适的工作。
  
  如何才能做得更好?
  
  “最懂工厂的人才能介绍最合适的岗位”
  
  一个在带岗直播间持续留言互动、密切关注工作岗位的求职者告诉记者,真正做过这些工作的人才最懂工厂,真正懂工厂的人才知道他们关注什么。
  
  事实上,吉浪浪和李好都是这位求职者所说的“懂工厂的人”。
  
  李好告诉记者,她家是山区里面的。“我基本上就是小学学历,因为家里有姊妹6个,就没怎么上学。我出门打工的第一年是给人家看小孩。看了一年后,我就去找了个小面馆,给人家洗碗择菜。几年以后开始慢慢的找了一个纺织厂的工作,就在纺织厂,干了几年后,年龄大一些了,慢慢地就到工地上干了。”
  
  这是李好少年时代的真实故事。
  
  在工地上开塔吊、刮腻子、刮大白、打扫卫生……李好做过太多工作。但碍于文化程度低,李好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很多工作没办法干。
  
  李好告诉记者,因为她自己是一个没文化的人,不认识字的人,所以她知道“不识字的人就害怕说出去找工作不认识字,能不能进厂,难度大不大”。李好表示,基于这种了解,她会给求职者介绍得比较详细,求职者对她也就比较放心和信任。
  
  而在大专念了一年半之后,吉浪浪辍学开始工作。在枯燥乏味的工厂生活中,拍视频、做直播成了吉浪浪的一种娱乐方式,在自娱自乐受到关注并积累粉丝后,他还经常带着自己的工友一起拍摄视频、放松娱乐,成为了一名“娱乐主播”。
  
  “一个偶然的机会,厂里面让我给他招人,我招来的人出乎了自己的意料。我发现,本着不坑不骗的初心,人数肯定会一天比一天多。直播能把吃住环境、工资待遇都介绍得清清楚楚,又减少了求职者的时间成本、经济成本,是一个好的方向。”吉浪浪回忆道。
  
  做娱乐主播时,吉浪浪为观众带来开心快乐,而做带岗主播为大家送上工作时,吉浪浪更多的是一份成就感。
  
  从没有读完大专的辍学者,到劳务公司的创始人,再到被众多媒体报道的带岗主播代表人物。吉浪浪表示,动力源自于他感到“带岗主播这个事儿是值得去做的,就一步一步地把它去做好”。
  
  据《中国劳动保障报》报道,2020年年初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多个省份受直播带货启发,开始直播带岗的新尝试,帮助用人单位与求职人员通过网络实现“云端洽谈”。这对于解决疫情期间的就业问题起到了很大帮助。随着数字技术推动就业模式不断升级,原本作为疫情期间招聘应急之举的直播带岗,如今已发展为“直播新势力”,也成了各地推动就业的常态举措。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王辰元 吴阳
  
  实习生:牛秀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