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广告、引导付费,有的公厕取纸方式真离谱丨城市体验官
发布时间:2024-05-20  文章来源:中新网 点击:3013

  近年来,北京不少商场、景区的公共厕所都进行了改造升级,增加了新型的厕纸领取设备。新京报记者近日探访北京十余处商场和景区的公厕后发现,厕纸领取过程就像“开盲盒”。一些扫码取纸的设备操作十分繁琐,需在多个界面间反复跳转,关注公众号、观看30秒视频广告才能领到厕纸,要是着急的话只能花0.99元购买;还有的厕纸领取设备缺乏维护,存在故障,无法使用。

  领厕纸需扫码看视频,或花0.99元直接购买

  位于北京东城区的龙潭中湖公园是近两年的“网红公园”,吸引了不少市民游客前来休闲、打卡。记者注意到,该公园的几个公厕内基本都安装了扫码取纸机,但使用起来并不方便。

  在一间厕所内,记者根据取纸设备旁张贴的指引,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后,弹出的界面显示,可以观看30秒视频广告免费取纸,也可以花0.99元买纸,还可以购买VIP会员,领纸更便宜。

  记者先选择“看视频免费取纸”,小程序会进行二次跳转,再次点击才能进入看视频页面,观看完30秒视频广告后,还需手动操作多个步骤,才能退回领纸页面,最终耗时一分半左右取到厕纸,长度约80厘米。

  在扫码取纸过程中,手机页面不时会自动跳出“支付0.99元免广告极速取纸”的提示,引导人们选择该种付费方式。记者按照提示支付了0.99元,发现这次取纸在流程上比前一种方法要快捷很多,但花钱购买的厕纸长度仅比看视频免费领取的厕纸长约30厘米。

  类似的扫码取纸设备也出现在一些商场里,如海淀区世纪金源购物中心等,使用流程基本大同小异。

  扫码取纸设备维护不及时、领取次数受限

  除了操作过程复杂外,扫码取纸设备还存在设备维护不及时、取纸次数受限等问题。

  在海淀区世纪金源购物中心二楼的一处公厕内,扫码取纸机中的厕纸已经空了,但记者扫码关注公众号时却没有收到提示,点击“取纸”按钮也始终没有出纸。另外,在该购物中心三楼的一处公厕内,扫码取纸机里虽然还有纸,但记者扫码时却显示“当日扫码取纸次数已达上限”。

  在龙潭中湖公园,其中一个厕所内的扫码取纸机看上去一切正常,扫码后却显示“正在维修中”,无法出纸。

  除了这些复杂的取纸机,更多公共场所依旧采用传统的厕纸领取方式。在西单大悦城、西直门凯德MALL、新中关购物中心等商场内,都装有抽式厕纸盒或厕纸架,顾客可以免费使用。

  龙潭中湖公园的厕所内,除了扫码取纸机,也配备了传统厕纸盒,供市民游客抽取使用。但有的厕纸盒取纸孔非常小,直径仅约0.5厘米,抽取时厕纸很容易“断”在里面,记者尝试多次始终难以取纸。

  北京明确规定,一类二类公厕应免费提供卫生纸

  记者经过多点位探访发现,在公厕领取卫生纸的过程就像是“开盲盒”,不亲自试试就不会知道能否顺利取纸。那么,公共厕所到底有没有义务向公众提供厕纸?记者查询相关规定后了解到,北京市针对“厕纸”问题其实早有明文规定。

  2018年1月1日起实施的北京市地方标准《公共厕所运行管理规范》明确规定,一类、二类公厕应免费提供长度约80厘米的卫生纸、洗手液等服务用品。另据北京市地方标准《公共厕所建设规范》,大型商场、综合性商业大楼等场所的附属式公厕以及商业区、重要交通客运设施等区域的独立式公厕均属于一类公厕,一般商场、体育场馆和一级医院等场所的附属式公厕可划为一类或二类公厕。

  因此,公园、医院、商场、车站等地区的公共厕所应该向公众免费提供厕纸。然而,记者在走访时注意到,还有些景区周边的卫生间内没有设置厕纸盒,只是张贴了“如需卫生纸,请找保洁员”的提示。

  前门地区一处公厕的保洁员告诉记者,这里是旅游景区,有时候不太能管住“浪费式”取厕纸的行为,但只要公共厕所开放,就有保洁员在,游客如果需要厕纸可以随时找他们领取。不过,记者观察发现,很少有游客会去找保洁员要厕纸。有游客表示,找陌生人拿厕纸多少有些尴尬,还是希望能提供自行抽取的厕纸,这样更方便一些。

  为避免浪费,天坛公园曾试点刷脸取纸

  近几年,北京一些商场、景区的厕所内陆续上线了智能取纸设备。在探访过程中,不少公厕管理人员道出了其中原因,“至少可以避免浪费呀,要不然每天厕纸都不够换的,真有人一拿就是小半卷纸。”

  早在2017年,天坛公园就针对部分游客过度使用厕纸的行为采取过应对措施,在园内厕所试点使用“人脸识别厕纸机”,以技术手段控制厕纸用量。市民游客需站在机器前进行脸部扫描,厕纸机才会出纸,厕纸长度约60厘米。

  这一措施的确管住了无限度的取纸行为、避免了浪费,但也给如厕带来了一些麻烦。人脸识别过程中,需要市民游客摘掉帽子、眼镜等,碰到机器不太灵敏时,注视屏幕几分钟也不见出纸。此外,该设备也给一些对智能设备不熟悉的老人和儿童造成了困扰,存在取纸不便的情况。

  日前,记者在天坛公园的多个公厕内看到,原有的“人脸识别厕纸机”已被悉数撤去,换回了传统的厕纸盒。一名公厕保洁人员告诉记者,原先那种人脸识别的机器太麻烦,经常有游客取不出纸干着急,所以后来就撤掉了。

  “现在虽然还有人会浪费厕纸,但绝大多数市民游客都比较注意节约。最近我们大概每两个小时需要更换一卷厕纸,以前一卷纸可能坚持不了多久。”该保洁人员说。

  部分商场采用感应式取纸机,伸手即可出厕纸

  既要取纸方便,又要杜绝浪费,厕所的便民服务与成本支出之间如何有效平衡?记者探访发现,厕纸设备的创新并非都与便利性对立。

  比如,在西单地区的君太百货、汉光百货等商场里,厕所采用的是感应式取纸设备,市民只需伸手,机器便能自动感应,吐出厕纸,每次出纸长度约为80厘米,能满足正常使用需求。多名顾客告诉记者,和扫码取纸机相比,这样的感应取纸机操作更简便,反应也比较灵敏。

  西西友谊商城的厕所内虽然采用的是扫码取纸设备,但相较其他同类产品,它的操作过程更加简洁,只需手机扫码后点击“取纸”即可,没有其他额外步骤,5秒左右就能完成操作。在该品牌取纸设备的扫码页面中,虽然也有商业广告,但并不强制要求用户必须观看一定时长的视频广告或关注某公众号后才可领取厕纸。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李欣侗 景如月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赵琳

【编辑:何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