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破获一起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
发布时间:2018-09-27  

  “特约用户”上传视频参与淫秽网站分红
  河北破获提某某等人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

  □ 本报记者 周宵鹏

  提某某,28岁,文气清瘦,戴个黑框眼镜,典型的“程序员”模样。

  刘某,36岁,身姿消瘦孱弱,眼神漂移不定,言谈轻慢骄易。

  上述两人,一个是淫秽网站的技术员,一个是淫秽网站的经营者。

  近日,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公安局成功侦破提某某等人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抓获来自十多个省市的犯罪嫌疑人39人。

  《法制日报》记者获悉,这起案件不仅是河北省近几年来查办的涉及地域最广、注册会员最多、涉案人数较多的“扫黄打非”网络案件,也是全国“扫黄打非”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公安部治安管理局联合挂牌督办案件。

  淫秽网站隐藏利益链条

  2017年10月,一个名为“踩踏部落”的网站涉嫌传播淫秽物品,进入到衡水市冀州区公安局民警的视野。警方监测发现,该网站几乎每天更新淫秽视频,在线会员十分活跃。2017年10月13日,该局对此案立案侦查。

  经深入侦查,冀州警方发现上述网站的经营者为沧州籍提某某,随后警方将其抓获。提某某供述了自己经营淫秽网站的违法犯罪行为,并表示“踩踏部落”网站的视频全部来源于另一名为“终点站踩踏”的网站,后者由经营者刘某雇佣提某某负责后台管理。

  “两个淫秽网站背后隐藏着一个经营海量淫秽视频的巨大利益链条,在利益的驱使下大量有害信息正在源源不断地流入网民手中。”冀州区公安局副局长孙举安说。

  2017年11月26日、12月1日,“终点站踩踏”网站的经营者河北沧州籍刘某、安徽宁国籍夏某分别被抓获归案。两名犯罪嫌疑人供述了其违法犯罪行为,淫秽网站经营者搭建平台、技术人员后台维护、用户上传淫秽视频参与分红的利益链条由此显现出来。

  据了解,刘某经营有饭店、超市、电子商务公司,家境殷实,但具有被踩踏受虐的癖好。2013年初,刘某在“终点站踩踏”淫秽网站注册为会员观看视频。2013年6月,刘某为牟利,以36000元的价格购买了该网站,并聘请提某某管理维护网站服务器。

  由于服务器故障,数据全部丢失,2016年8月,刘某租赁境外服务器,聘请提某某制作“终点站踩踏”网站版面,重新运行该网站。

  其间,刘某找到有同样癖好的夏某,二人商定,夏某以3万元入股,享有网站纯利润的10%,并负责网站上传视频的审核、下载、台账的统计等工作。至此,刘某、夏某、提某某搭建起淫秽网站平台。

  冀州区公安局办案民警齐所伟告诉记者,在“终点站踩踏”网站,注册会员需充值购买虚拟币才能下载观看视频。视频由相关用户上传,刘某规定,会员充值所得牟利,网站经营者与上传用户四六分成,夏某每月做好台账发给刘某,刘某再通过电子支付将分成发放给上传用户。刘某、夏某按照商议共同获利,刘某每月发给提某某服务器管理费。

  值得一提的是,为保证该淫秽网站的用户群数量不断增加,刘某特约10余名用户专门制作关于“踩踏”的原创视频并上传到该网站,明确这些视频不能再传到其他网站。

  警方统计,截至2017年11月25日,“终点站踩踏”网站共有帖子(含回复帖)5995424个,注册会员274957人,链接视频39524个,其中包含淫秽视频万余条,且很大一部分为个人原创制作,上传淫秽视频的用户有36个。

  2016年11月至2017年11月26日,警方查明“终点站踩踏”网站共收益32万余元,其中刘某获利近13万元,夏某获利9458元,上传用户分红19万余元。提某某为刘某工作获利3万余元。

  在给刘某工作期间,提某某发现经营淫秽网站有利可图,于2016年3月租赁境外服务器,组建“踩踏部落”网站,视频取自“终点站踩踏”,会员下载视频需充值。截至2017年11月20日,“踩踏部落”网站共有注册会员195035个。

  分工明确作案隐蔽性强

  提及破获这起案件的最大难点,齐所伟告诉记者,此案隐蔽性极强,“踩踏受虐”主题网站受众人群相对较小,相关人员为分享资源建立了交流群,嫌疑人员在小范围内进行交流和分享时均使用网络昵称,给警方确定嫌疑人身份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此案的隐蔽性还体现在网站经营的模式上。据介绍,“终点站踩踏”和“踩踏部落”网站上并不直接显示淫秽视频,只有相关网络链接和视频截图。上传用户将淫秽视频资源设置为加密压缩包,保存到百度云盘,再通过分享视频资料的加密链接用发帖的方式上传到网站,会员充值购买后获取相应视频的下载密码。

  “将淫秽视频层层加密,不仅逃过了百度公司的内容监控,也给网络监察和警方办案增添了难度。”齐所伟说。

  在该案中,有经营者(刘某)、管理者(夏某)、技术员(提某某)、特约用户(制作原创视频上传用户)四个层级组成,形成了分工明确、结构紧密的犯罪团伙。

  “利用网络传播淫秽物品不受场地空间的限制,受众面广,嫌疑人使用身边的电脑、手机就可以将淫秽物品传播到整个互联网,极易滋生犯罪隐患,社会危害严重。”孙举安表示,冀州警方在该案中力争顺其支脉,探其轮廓,挖其根基,一网打尽,挤尽余罪。

  冀州警方的这一侦破思路集中体现在对上传用户的打击上,在此前破获的该类案件中,对上传用户一网打尽的先例很少。

  警方查明,36名上传淫秽视频的用户涉及全国16个省市、25个城市,20余名民警组成抓捕组,根据梳理出来的嫌疑人员信息前往各地进行抓捕。

  重拳出击务求一网打尽

  法律意识淡薄是所有犯罪嫌疑人的共同特点。在采访中,身处看守所的提某某告诉记者,他只有初中学历,自学掌握了网络技术,创办了一家公司专门从事服务器维护、微信公众号推广等工作,年收入达30万元左右。

  寻找网络服务的刘某在网上找到提某某,以每月1500元的价格雇佣提某某为其进行服务器维护管理。在最初一段时间里,从事后台工作的提某某并不知道刘某经营的网站内容,后来接触到网络架构,发现“终点站踩踏”是一个淫秽网站后,提某某不仅没有终止合作,还如法炮制了“踩踏部落”网站牟利。

  在外人眼中,坐拥企业、豪车的刘某俨然是“成功人士”,他甚至在北京报名了企业管理的课程,定期赴京听课。但开始购买并创建网站时,刘某认为“踩踏受虐”只是自己的爱好,他只是创建了一个平台,“感觉自己并不违法”。

  对于找“特约用户”合作,刘某表示是因为“圈子小,资源稀缺”,决定将60%的收益归上传用户,他称之为“交易手续费”。

  为了成功侦破此案,冀州警方抽调多方精干成立专案组,租用光纤专网下载涉案视频,仅下载就用了四天四夜。进行鉴定取证的民警更是克服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完成鉴定。

  经过连续三个月的紧张工作,冀州警方将39名涉案人员全部抓获,其中逮捕26人、取保候审13人。目前案件已进入到审判阶段。

  据了解,今年以来,河北省在扫黄打非工作上大力实施“扫黄打非·护城河工程”,通过落实疑难案件联合调度、重点案件联合挂牌督办、“两法”衔接等工作制度,共查办各类案件380多起,其中网络“涉黄”刑事案件103起,收缴各类非法出版物33万件,关闭各类非法网站91家,持续保持了“扫黄打非”高压严打态势。(法制日报)